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谢桂英:劫后重生的她和日本教师有段暖心情谊

2020-12-11

  (从“九十后”到“九零后” 和平之声历久弥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谢桂英:劫后重生的她和日本教师有段暖心情谊

  中新网南京12月11日电 (记者 申冉)“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松冈环老师给我们寄了一批口罩,给我的那包上还仔细写上了我的名字。”九旬高龄的谢桂英,说起南京大屠杀会哭,说起这些年来与日本友人松冈环的情谊也会抹眼泪。在这位善良朴实的老人心里,只有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才能让中日两国人民都过上好日子。

  已经是满头白发的谢桂英,至今依然清晰记得83年前的一幕幕惨状。“1937年,母亲带着我们逃出了城。日本兵进城后,留在家里的父亲谢有华和叔叔谢有贵出去看,父亲被日本兵当场打死,叔叔逃到难民区躲了起来。父亲的死讯传到乡下,母亲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过了两个月,我们回到南京,一路从城外到城内,看到满街都是死尸,家里的房子被烧掉大半。”

  谢桂英忍不住老泪纵横:“我不想哭啊,可是一想起来就止不住地(流)泪。那年冬天,我带着弟弟去外面挖野菜,碰上了日本兵。日本兵把我弟弟摔在菜地上,然后拖着我的两只脚在菜地上转来转去。我的头碰到地上石头,流了好多血。日本兵看我不行了,才放了我们。家里那时候没有药,母亲用柴火灰按在我头上,现在还有个疤。弟弟却死了。”

“我总是告诉孩子们,杀害了我们成千上万同胞的是侵华日军,不是日本这些善良的人。只要不打仗,两国的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所以一定要珍惜和平啊。”老人反复强调。 泱波 摄
“我总是告诉孩子们,杀害了我们成千上万同胞的是侵华日军,不是日本这些善良的人。只要不打仗,两国的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所以一定要珍惜和平啊。”老人反复强调。 泱波 摄

  这段死里逃生的经历,一直深埋在谢桂英的心里,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和日本退休小学老师松冈环找到了她。“他们说找了我整整两年了。”

  从此,谢桂英终于可以在世人面前大声说出这段战争中的家族惨剧。“我不仅要说给纪念馆的人听,还要说给所有中国人听,说给所有日本人听。”

  2002年,老人参加了日本友好市民团体“南京大屠杀60年全国联络会”在日本多个城市举行的南京大屠杀证言会。“那是我第一次去日本,我曾经想过这辈子也不要踏上日本的土地。”谢桂英回忆:“那次日本之行,我一下飞机就看到了松冈环老师。她陪着我到一个个日本城市去演讲,鼓励我把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和我们的遭遇说给日本人听。”

  谢桂英与松冈环的友谊就此结下。“这些年来,她一直写信给我。今年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口罩紧张,松冈环老师还特意给幸存者们都寄了口罩,其中给我的那包上,她还仔细用中文写了我的名字。”

  善良的老人因为这份温暖,一直记挂着那位日本的“老朋友”。“我总是告诉孩子们,杀害了我们成千上万同胞的是侵华日军,不是日本这些善良的人。只要不打仗,两国的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所以一定要珍惜和平啊。”谢桂英反复强调着。(完)

【编辑:张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