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素媛》原型罪犯出狱引众怒 预防儿童性犯罪道阻且长

2020-12-12

  (国际观察)韩国《素媛》原型罪犯出狱引众怒 预防儿童性犯罪道阻且长

  中新社首尔12月12日电 题:韩国《素媛》原型罪犯出狱引众怒 预防儿童性犯罪道阻且长

  中新社记者 曾鼐

  韩国电影《素媛》原型罪犯赵斗顺(又译赵斗淳)12日出狱。预防儿童性犯罪是韩国难题,任重道远。

  出狱被“扔鸡蛋” 居住地增警力

  “判他死刑!”12日清晨,当赵斗顺乘车离开首尔某监狱时,部分抗议者情绪激动,有人扔鸡蛋。当天他返回老家京畿道安山——这也是当年案发地。

  2008年,56岁的赵斗顺用极残忍手段强奸了8岁女童娜英(化名),导致女童终身残疾。由于法律不健全,赵斗顺仅被判12年。该案被拍成电影《素媛》引发轰动。

  释放赵斗顺掀起强烈争议,近百万网友在青瓦台网站留言请愿“求重审”。安山市市长尹和燮称,接到数千个抗议电话。

  “赵斗顺真出来了?”站在一排崭新的摄像头下,安山市檀园区几位民众议论纷纷。记者在赵斗顺家附近看到,这是以低层楼房为主的普通社区,警察众多。

  安山市政府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新建两个巡逻哨所,配备12名警察巡逻;增设近4000个摄像头,引入人脸识别等功能。

  当地还招聘了6名“志愿警察”:拥有跆拳道等证书,曾在部队服役,负责对赵斗顺近距离巡逻。

  韩国法务部预防犯罪局局长姜镐成向记者介绍,将为受害者提供“智能手表式保护装置”,赵斗顺在1公里内自动报警;还将24小时监控赵斗顺行踪,限制他饮酒等。

  针对网友向赵斗顺发出“死亡威胁”,韩国警察厅表示,除了严防受害者遭二次伤害,也会制止其他暴力。

  血泪教训12年 推动法律完善

  当年,韩国法律对性侵犯罪最高处罚只有15年、且醉酒是从轻审判依据。最终,坚称“喝醉了”的赵斗顺被从轻处理。

  该判决引发舆论抗议,导致时任总统李明博下跪致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起悲剧推动了法律完善。

  2010年,韩国将对儿童性侵最高有期徒刑,从15年升至30年。2013年,将有期徒刑改为无期徒刑。

  2012年,韩国成为亚洲首个允许对性侵犯实行化学阉割的国家。韩国还修订多部法律,要求对儿童性暴力罪犯不许假释等。

  赵斗顺出狱前,韩国又立法加强狱后管控。

  2019年,国会通过被称为“赵斗顺法”的法案,具有再犯危险的未成年人性犯罪者出狱后,将被24小时监视。今年11月,又通过被称为“赵斗顺防治法”的《保护收容法》,对电子脚链佩戴者加强监管。

  根据现行规定,赵斗顺个人信息将在网上公开5年;他需要佩戴可定位的电子脚链生活7年。

  防止儿童性犯罪 道阻且长

  预防儿童性犯罪是韩国难题。一方面,儿童自我保护意识低,易成犯罪目标。另一方面,有分析称,监管不完善、以及韩国男权文化等社会风气,是导致性犯罪猖獗的诱因之一。

  近来,新型性犯罪日趋猖獗。继去年韩国众多艺人卷入性丑闻事件后,今年3月,韩国“N号房”曝光:多人在通讯平台Telegram上建私密聊天组,分享涉及强奸等不雅照,涉及诸多未成年人。

  研究报告指出,“再犯概率高”是预防性犯罪难点之一。

  据韩媒报道,赵斗顺性侵娜英前,已有10多次前科。赵斗顺出狱前的检测结果仍显示“性偏离性很高”。这意味着,他再犯罪可能性较高。

  社会保障、救助机制也亟待完善。

  娜英父亲曾在书中披露,治疗被性侵患者的医院少得可怜,多集中在大城市。

  韩国法务部预防犯罪局局长姜镐成指出,赵斗顺等犯罪者与社会脱节严重,除了必要监管,也要支持其就业、维持生计,才能稳定社会。(完)

【编辑:刘淙】